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虚渺烟华 >> 第37章 繁花的降临

第37章 繁花的降临

生与死的距离并不遥远,有生就会有死,有死也会有生,好比两条道路的连通天桥,左右两侧都是入口,也可以都是出口。但是人们对死亡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恐惧与苦痛,却对诞生有着一种溢于言表的欢喜与激动。其实,伊始与终结的本质是一样的,凭空而来的东西必然会有它离去的一天,而恒古不变的,则是我们脚下的土地。

久居深闺的第四皇女第一次见到了真正的死亡,她在羊皮纸书上,在宫女细碎的讨论声中,在墓地的石碑旁,都感受过“死亡”这个字眼。那时的第四皇女并不能理解这个字眼,她觉得这仿佛是一幅抽象派画家的画作,如果不了解这部作品的作者,那么永远也不会了解作品真正的含义。

“死亡的含义……”年幼时的第四皇女摇了摇头,她曾听别的宫女说过,自己的诞生导致了母亲的难产而死,皇帝得知爱妃逝世的消息后精神恍惚,甚至开始不承认第四皇女是自己的亲骨肉,以对待普通宫女的方式来对待她。在旁人的眼光里,第四皇女是可怜的,未出生时就注定是庶出,而且一出生连庶出的身份都被剥夺了。不过第四皇女并不在意这些,她想弄明白死亡的含义,这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字眼,自己的诞生带来了母亲的死亡,而母亲又是一个她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不过皇帝却很在意这件事,甚至因此决裂了父女关系……年纪尚小的第四皇女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这些,难道这些都是假的?这些都是流言吗?

流言蜚语这个东西第四皇女也听到过很多,宫女们总是在偷偷摸摸地议论一些事情,比如皇子其实是皇帝同父异母的弟弟,而皇子的母亲正是伟大的法师花之女王,也就是说皇帝一直都没有儿子,他只好把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视为儿子。第四皇女认为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她觉得皇帝没有理由怎么做。可是,宫女们说得却越来越离谱,比如第一皇女和第三皇女都是花之女王的女儿,这不就是说皇帝和先帝的女人发生关系了吗?这怎么可能……

第四皇女无法理解死亡与流言的关系,她不愿相信宫女们所说的,但是却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解释。终于有一天,她鼓起勇气去询问宫廷的厨师长,因为厨师长会经常给第四皇女准备点心,所以她觉得厨师长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

“叔叔,你的料理做的这么好,一定很受皇帝的重视吧。”

“那当然啊,毕竟先王在世时我就已经是厨师长了。”

“不过副厨师长的料理貌似不是很优秀,但也受到皇帝的重视了。”

“唉,谁让他是皇帝的远亲啊,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啊。”

第四皇女在享用点心并与厨师长闲聊时,暗中把自己的困惑表露出来。厨师长愣了一下,没曾想这个小女孩的思维居然这么缜密,他蹲了下来,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与皇女相同的海拔,和蔼地说:“孩子,你现在无论怎么思考,都是无用的,你要比你的哥哥姐姐们优秀,机会总会来的,但是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了。”

举着菜刀的第四皇女结束了自己的回忆,她的意识从光怪陆离的回忆中回到了现实中来。眼前的厨师们一个个的倒下了,手持菜刀,身着厨师服的厨师们完全不是全副武装的叛军的对手。叛军们虽然没有了首领,但是那种欺凌弱小和无尽杀戮的快感驱使着他们,叛军像一群挥舞着屠刀的机器,麻木地完成着他们的任务。

望着血泊中的残肢败体,第四皇女似乎明白了死亡的意义,也理解到了皇帝当时的痛苦,淹过了她的脚踝的血浪留下了不可褪去的颜色,就犹如死亡,逝去的再也不会回来,诞生是凭空而出,人们会为多得而欣喜,死亡是凭空而灭,人们会为缺失而悲戚,第四皇女再一次地回想起厨师长曾经为她准备的甜点,她也回想起了自己在图书馆里看到的奇怪符号,而把那些奇怪的符号串联在一起再读出来……

一名被板甲保护着的叛军提起了手中的勾剑,冲到了迷茫的第四皇女面前。第四皇女仍然停留在回忆的深深漩涡里,她看到了图书室里飞舞的红皮书本,在半空中犹如鲜红色的蝴蝶一样不停地起舞,而后它又平滑地溜进书架里。第四皇女的嘴唇不停地蠕动着,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吐字清晰,她感觉有一股热浪在自己的胸口处涌动,犹如滚烫的蜡油滴落进去,灼热中有着些许痛意。

没错,此时此刻第四皇女看到的并不是回忆中的景象,而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只不过使用魔法的第四皇女因能量消耗过大而神志不清,将眼前的景象幻化成了回忆中的景象。

在半空中飞舞的血蝴蝶,并不是红皮的书籍,而是叛军的肺脏。那个叛军胸口处出现了一个西瓜大小的深洞,与其说是肺脏被人掏了出来,不如说是肺脏不由自主地飞了出来,就好比是潮汐时受到引力影响的海浪,朝向哪里完全超出了它们自身的控制。

在敌人倒下的瞬间,第四皇女半昏迷地瘫坐在血泊里,刚才发动引力魔法的消耗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引力魔法是一种高阶魔法,就算是位于法师顶端的强者都摒弃了这种魔法,因为引力魔法需要吟唱的箴言繁复枯燥,消耗的魔力是按照百分比计算,而且稍有不慎就会发动失败,甚至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上去,总体来说这种魔法性价比极低,几乎没有人会使用它。当时的第四皇女也是处于一个极为绝望的情况,激发了身体里蕴藏的潜能,如果放在平常,她肯定是发动不了这种高阶魔法的。

不过,那帮杀红眼了的叛军可不会在意这些,一个队友不明不白地死掉了,这种事在战场上还会少吗?没有人来得及挂念,也没有人会特意理会,所有人都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地窖里血红色的酒液和流淌的鲜血混合在了一起,它们没过了脚踝,好比沙滩里缓缓上涨的浪潮,拍打在岸边的岩石碎屑上。不停的喊杀声中,一个又一个身影倒下了,

第四皇女无助地半躺在地,鲜血染红了她的裙摆,她望着在血泊里漂浮着的若干尸体,还有那颗冲破了板甲的肺脏,她看到了真正的残忍。第四皇女也多次考虑过残忍这个字眼,她曾经认为皇帝对待她的态度就是残忍,不过现在,她领悟到了真正的残忍,理应出现在战场里的景象来到了皇宫,不,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只应该发生在地狱里……第四皇女的思维再次混乱,而叛军已经彻底冲垮了厨师们的防线,他们挥舞着勾剑,一步步地朝着皇女逼来。

第四皇女发现,这次的思维混乱并不是由心理作用导致的,而是由就算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也供应不上的氧气需求所导致的。储存酒液的地窖并不算大,再加上里面混战的人数众多,慢慢的,地窖里面的氧气就被耗光了。

混战的敌人相继倒下了,他们大多数是因为缺氧而昏迷,没有昏迷的也处于神志模糊的状态,一些靠近地窖出口的叛军受到的影响会小一些,他们见情势不妙,夺门而逃。

由于第四皇女没有激烈的运动过,所以她受到的影响也小一些,只见眼前的叛军因缺氧而相继倒下,他们手中的钩剑无力地垂落在地,第四皇女趁机挣扎地站起身,凭借着嘴里含着的最后一口氧气,蹑手蹑脚地逃到了地窖的门口。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发现剩余的叛军都丢盔卸甲狼狈而逃了。第四皇女推测,敌人误以为昏迷是法术起的作用,所以才会如此的恐惧,以至于溃不成军,狼狈而逃。

身处地窖走廊的第四皇女回过头来,望了望死气沉沉的地窖,里面大多数人都应该只是缺氧性昏迷,并没有死亡,稍微抢救一下还是可以救回来的。不过第四皇女咬了咬牙,她的眼角湿润了,眼泪不争气的滴滴答答地落下来,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英雄,自己救不了厨师们,而厨师们却用生命来保证了自己的安全,那又有什么理由辜负他们的信赖呢?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叛军出来!第四皇女用手抹了把眼泪,慢慢地关上了地窖的门,地窖的门很重,在关闭的时候不停地发出“吱啦吱啦”的响声,这时,第四皇女再一次回想起了厨师长给她准备的点心,松软可口的奶酪皮,入口即化的奶油,覆盖在金黄色的蛋糕上,她的思维再次混乱,她怀疑厨师长根本就没死,只是由于失血太多而昏迷了,如果现在冲回去的话,或许还有挽救的手段……

地窖的门还剩下一点点缝隙就要关闭了,而这个时候,第四皇女却停住了手,她的理性告诉她应该把地窖门关上,可是她的感性却阻止了这次行动。第四皇女就犹如一个失去了双拐的瘸子,表情挣扎地瘫坐在地。突然间,第四皇女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呵呵,不愧是我的妹妹啊。”居然是一个萝莉的声线,第四皇女曾经听到过几次,这……不就是……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姐姐第二皇女唉~”说罢,第二皇女一脚把地窖门给彻底地关上了。地窖门关闭的瞬间,些许灰尘从里面飘荡出来,望着灰尘的第四皇女略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决定忘记这一切。

“我来到这是为了确保你的安全。”第二皇女说道:“厨师没了还可以重新招募,而皇女没了可不好弄。”

“可是……”

“你要明白,士兵有着保护元帅本分,而元帅却没有挽救每一个士兵的义务。”第二皇女略有懊恼地说:“士兵倒下了,还有预备队前来补充,而元帅倒下了,军队就群龙无首了。我们是皇族,就好比生物的心脏与大脑,没了双手的人还能活,但没了心脏或者没了大脑……”

“这些我都懂……”

“如果皇族的正统性减弱了,那么小人就会有机可乘。”第二皇女用力地把第四皇女拽了起来,说:“你要明白皇族的重要性,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就在第二皇女转过身,准备离开这该死的地窖时,一小队叛军折了回来,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也没人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逃跑,总之现在他们握紧了手中的钩剑,怒吼着冲向了两位皇女。

与惊慌失措的第四皇女不同,第二皇女的神色依旧淡定自若,在花之女王多年的教导下,第二皇女的实力完全不容小窥,只见还在怒吼的叛军们都在原地张牙舞爪,无论他们怎样挣扎都只能在原地摇摆扭动。原来,一条条带刺的荆棘挺破了地窖坚韧的石板,横七竖八地缠绕在叛军的腿部,叛军们就犹如脚下生根,一动也不能动了,只能在原地挥舞着钩剑,可是那些普通的钩剑,又怎能斩断这些魔法荆棘?如果没有可以游走在物理和魔法之间的刚墨之御,那就只能用魔法来打败魔法,所以,鲁莽的叛军此生注定要与荆棘结缘了。

第二皇女又在心里默念几句,那些荆棘便开始飞速地生长,它们爬上了叛军的肩膀,包裹住尖锐的钩剑,也包裹住叛军的头颅,荆棘们硬生生地把叛军固定在走廊两侧的墙上。虽然荆棘的尖刺无法穿透叛军身着的厚重板甲,但却可以限制住叛军的动作,使两位皇女安全地通过这狭长的地窖走廊。

第二皇女拉着她妹妹的手,连走带跑地穿过了这个狭长的走廊。“你先去后厨那里等着,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第二皇女说罢,转过身来默念了几句。第四皇女看得出,她的姐姐在施法,或许是不愿意让她看到,也或许是为了防止波及她,总之,这个时候还是乖乖地听话吧。

于是,第四皇女爬上了台阶,回到了地窖上方的后厨,后厨洁白的瓷砖上,却传来了阵阵“丝丝”的响声。第四皇女定睛一看,原来是有几条吐着芯的银环蛇,在地砖上懒洋洋地蠕动着。顿时,惨白的肤色爬上了第四皇女的脸颊,她的呼吸急促却无声,既要保持足够的氧气供大脑高速运转,又要防止身体因恐惧而不停地颤抖。“这家伙……肯定是毒蛇……”第四皇女喃喃道,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蛇,但本能的恐惧还是写满了她的脸上。

而地窖走廊这边,野蛮生长的荆棘盖住了从棚顶传来的昏暗灯光,荆棘越来越多,很快就铺满了整个走廊,第二皇女见状立即结束吟唱,就在她爬上台阶,逃离地窖走廊的一刹那,身后的荆棘尽数枯萎,而叛军们也摇摇晃晃地倒下了。原来,第二皇女使荆棘遮住灯光并且野蛮生长的目的是吸收地窖走廊里的氧气,既然没有办法攻破敌人厚重的板甲,那么就用剥夺他们呼吸的权利,虽然麻烦了一些,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紧接着,第二皇女也来到了后厨,她看到了妹妹的窘境,失望地摇了摇头,说:“不就是几条蛇吗,有什么好怕的。”

“可这是剧毒蛇啊……”

“我的荆棘虽然伤害不高,但是对付这种下三滥的生物~可是绰绰有余的!”第二皇女不屑地说到,话语刚落,几条弯曲的荆棘便从瓷砖的缝隙里伸出,随后它们立即被抻直,犹如一杆杆银光铮亮的长矛,笔直地刺向了银环蛇的身体,众所周知,蛇的反应速度是很快的,可是这跟第二皇女操控的荆棘相比,还是太慢了,不出一眨眼的功夫,这几条银环蛇就已经变成黑白相间的蛇肉串了。

第四皇女内心由衷地感叹着,同时也心急如焚,她的姐姐比她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这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第四皇女再一次想到了厨师长对她说的话,不成,再这样下去的话,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还愣着干什么?”第二皇女不满地说道:“赶快走啊!”

“呃~姐姐,我有一个疑惑……”第四皇女怯怯地问道。

“什么疑惑?快说!”

“你当时是怎么过来的?这地窖只有一个出入口啊!”

“这也是我的一种能力,我可以与一丛荆棘互换位置,不过这个能力几个月只能使用一次,所以,为了救你我可是把看家本领都用上了!”

没错,第二皇女的看家本领十分的强悍,这也是花之女王的终极技能,一种类似于空间跃迁的传送术。首先需要一小段时间的吟唱,找到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然后在用法力使一株植物破土而出,而植物所在的位置就是之前设定的目的地,于是乎,在强大的能量涌动下,施术者就可以成功地与那株植物互换位置,不过这种跃迁法术消耗的能量极大,以至于这种法术的冷却时间低则一个月,多则将近一年。最初,刚刚掌握这项技能的第二皇女,需要经过一年的冷却时间才能再次使用此技能。而现在,尽管第二皇女成长了很多,但是这个技能的冷却时间还是需要几个月,所以,如果遇到棘手的对手,那就只能决一死战了。

“希望我不要看到什么神奇的家伙。”第二皇女在心中默念道。

喜欢虚渺烟华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虚渺烟华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虚渺烟华最新章节 - 虚渺烟华全文阅读 - 虚渺烟华txt下载 - DQD洛洺的全部小说 - 虚渺烟华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绝世剑神帝霸史上最强师兄混沌圣尊武神主宰英雄信条无上血脉九幽天帝万古神帝至尊战神圣武星辰最强剑神系统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极品神印少主修罗战神重林巨蜥万界天尊临渊行高武大师伏天氏这里有妖气不死战神无尽神器超神制卡师无上崛起
完本推荐: 九霄武帝全文阅读无限世界旅行者全文阅读网游之神级土豪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网游之巅峰召唤全文阅读蜀山剑宗系统全文阅读我是全能大明星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爱谁谁全文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全文阅读侯门嫡女全文阅读道士不好惹全文阅读无敌兑换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重生之农妇肖瑶全文阅读巫师亚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门娇俏小厨娘康纳的霍格沃兹超品命师超神机械师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帝临鸿蒙龙图案卷集·续都市极品医神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太古龙象诀神农别闹无敌升级王小阁老最强妖孽特种兵王他出自地府吟游刺杀录清初情缘漫步在武侠世界魔临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超维术士我的超级庄园堪寻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这个游戏不简单重生八零锦绣军婚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迷雾纪元

虚渺烟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虚渺烟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虚渺烟华txt下载手机版 - DQD洛洺的全部小说 - 虚渺烟华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