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虚渺烟华 >> 第13章 背叛者——银翼回明

第13章 背叛者——银翼回明

浑身都是冷汗,像淋了雨一样,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虚,什么是实?我已浑然不知,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这到底是不是梦?难道,这是先天之觉托付给我的预言?可是……

“做噩梦了?”锁匠问我。

恍恍惚惚的我心神不安,甚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梦境中会出现如此多的要素,它到底要表达什么,还有那个黄色砖石修砌的甬道与房间究竟是哪?铁剑主与涂鸦使者间,又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们得出发了,这次好像真得去前线了。”报幕员拉开了帐篷的帷帘,对我们说:“而且还有一个消息,那就是涂鸦使者成了铁剑主的副官。”

———————————————————

秋日的氤氲不同于往前,赛高而又邃远,沉和的雾霭挥洒着苦水,斜着不再温顺的风颤颤而下,这秋水预示着,折寒已是不变的事实。懆懆的野草哀矝地忸怩着,在跳它们最后的几场舞宴,一向孤傲的鸣蝉不再喧嚣,仅在私下里窃窃私语。枫林霍霍地被风吹,大雁从黄昏中起飞,清晨的寒霜早已消退,却将颜色留给了麦穗。貌似一切都在消散着,也许,这是为了一个新的开始。

这里的季节流换地很快,夏夜的星弦停留在一周前,不过我并没有悲凉寂寥,但其他人大抵还是受景物所感。每个人都在沉默,机械般地重复着行走的动作。

“我们要去的地方离这还有多远啊!”报幕员不耐烦地诘问铁剑主:“这一走就是一礼拜……”

“快了。”铁剑主简单地回了一句话。毕竟他是将军,报幕员也不敢多问,只得继续戚戚地走着。

锁匠可不管那个,用这一阵子刚学的拉丁语,半生不熟地质问铁剑主:“那边的高铁是怎么回事啊?为啥有火车还不让坐!”

“那是运粮的车,不是坐人的。”铁剑主冷冷地回答道:“我们很快就会到达前方的高铁站,那里的高铁是载人的,并且直接通往科技之城。”

说话间,附近的高架桥上迎来了一辆运输粮食的高铁,熟悉的嗡嗡声让我回想起过去的时光……等等!过去的时光……我的记忆可以追溯到自己与剧场老板碰面的时候,在之前的,却完全想不起来了!怎么,自己失忆了?

“快看,那是什么!”一名士兵用手指着天空,喊道。众人抬头望去,那是一只凌空翱翔的黑羽鹏鸟,大约有六七米之宽,墨绿色的眼睛发散着异样的光芒。它绕着烈阳盘旋了几圈后,径直地俯冲下来。

“今晚有野味吃了!”上次猎牦牛不成的锁匠立即激动起来,端起TIS—94就射。可是锁匠的战术引擎在一周前被涂鸦使者的“奋力一棍”给打坏了,锁匠就没有了铺助瞄准,所以对天空开的几枪都打空了。

鹏鸟在空中秀了个反【S】型闪避动作,再对地面猛一振翅,扶摇般的飓风顿时将锁匠刮到了十米开外。

由于刚刚招安了涂鸦使者,铁剑主也没有料到帝国境内还会有敌人来袭,所以并没有命令士兵全副武装,虽然战术引擎的淡蓝色反弹保护膜可以抵挡住一切并不猛烈的攻击,还有铺助移动的等离子风战靴。但战术引擎每使用一段时间都需要消耗大量电能,军中的备用光量电池也禁不起五百多人几天的消耗。

可想而知,在黑羽鹏鸟释放飓风的瞬间,两旁的士兵没有反弹保护膜的防护,也都被飓风掀出了几米远,趴在地上捂着刚才着陆的位置。我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为了锁匠未竟的夙愿,我又倔强地挣扎起来。鹏鸟见状,嘶鸣般地笑了,加快拍打着那双黑得发亮的翅膀。

“什么,你竟敢嘲讽我!”我瞬间就爆发了,想到之前那只黑羽鹏鸟三番五次的要取走我的性命,就吼道:“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吧!”

“呵呵。”鹏鸟冷笑道,并释放出了一团紫雾状的云气。“小心!”铁剑主冲我喊道,并对着鹏鸟的背部扔出了一把飞刀。但……一切都太迟了,只见云气迅速浓缩成一团漆黑的龙卷,冲着我那羸弱的身体,呼啸而来。

霎时间,周围一片昏暗,空气被残忍地撕裂,整块的草皮升了起来,再被粉碎,半空中,残渣层层地环绕,处于旋风中央的我,被这阴深的囚笼吞噬。阵阵刀轮飞转,模糊的液体浸透了双眼。无能的我,竟连躲闪的勇气都不曾有过,这一刹那,又带着多少的不甘,可……

风渐渐地散了,附近的草地一片片螺旋状的划痕,泥沙,断茎什么的洒落了一地,不久前的可怖,反复宣示于我的脑海。

我的伤口处处露骨,鹏鸟拍打着翅膀,我寞寞地踟蹰着,它可憎地望着,我……倒在了地上,动一下都很难……

“哼!”鹏鸟振翅一跃,轻蔑地冲天喷股黑气,紧接着直接冲向铁剑主。

“哈哈。”锁匠拍打着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说:“那它可就找错对手了——”不等锁匠说完,铁剑主迅敏地向右位移一下,左手下意识地紧握铁剑,灼灼的目光直视着鹏鸟的黑瞳。鹏鸟惊慌地向后滑翔,貌似在躲闪着什么。铁剑主见状立即左膝反曲蓄力,鞋尖朝右侧凌空微踏,凭借着空气的浮力在半空中踩踏了几步,居然就这么冲到了鹏鸟面前。鹏鸟也大为惊诧,但随后便是冷喝了一声:“切!”这时,铁剑主也意识到了什么,拔剑的手,犹豫了一下,这几帧,显得格外的漫长……

原来,就在这同时,一只银光耀眼的巨型鹏鸟,从铁剑主的后面径直冲了过来。银翼巨型鹏鸟的翼展接近二十米,比黑羽鹏鸟大上了好几倍,黑羽鹏鸟与它在体积的差距就好比是一架战斗机与一架民航客机。

但令人惊奇的是,银翼鹏鸟好像并没有直接冲到铁剑主身上,而是振翅高飞,向天奋力鸣叫一声,灿烂的光芒洒落在硕大的银翼上,泛起了缕缕银色的流光,这光芒……居然在一瞬间附在了铁剑主的身上!而被银光环绕的铁剑主,居然像一尊石像一样,被仅仅地禁锢于半空中,既不受重力影响也不受空气阻力影响,好似一张外景贴图,根本不会受到外物的影响。

看来,这是一种石化攻击,铁剑主被这种银色流光凝滞了,无法被选定,也无法进行任何的动作。此时此刻黑羽鹏鸟瞄好了机会,展翅高跃,伴着一股劲风,灰黄色的利爪迅敏地向下钩拽,,硬生生地竟然把铁剑给夺了过来!

几秒后,铁剑主的石化状态被解除了,刚一恢复意识,他就大喊:“别碰它!”

看来,这把连我都不敢恭维的铁剑,对铁剑主来说很重要。

“嘻!”黑羽鹏鸟回旋地飞转了一圈,欲趁铁剑主被动“缴械”之时就此逃逸。当然,多年来身经百战的铁剑主也不是吃素的,只见他纵身一跃,就似一块磁石一般,被鹏鸟脊背处插着的飞刀给吸附过去。原来,铁剑主事先扔的那把飞刀具有标记作用,一旦插入,无论敌人逃到哪里,他都可以“飞”到敌人面前。

不符合任何物理定律,铁剑主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华丽的曲线,虽然铁剑不在手,但他一拳猛地打在了鹏鸟那乌黑发亮的左翼上!“吱——啊!”鹏鸟惨叫一声,呼啦啦地尽力拍打几下,但这仅勉强支撑自身的体重,铁剑主见它还不曾罢休,便俯身下去,潇洒地补上一拳。几捧黑色的鲜血从鹏鸟的尖嘴中喷涌出,它那灰暗的双眼,泛起了阵阵血红,但依旧是无可奈何,笔直地坠落下去。

银翼鹏鸟见自己的盟友线上被压,火速前往支援,它用尽全力猛然扇动一下翅膀,立即随着羽翼飞出了两股罡风,这两股罡风拐出两道银色的轨迹,当它们聚集到了一起时,居然形成了一个银白色的龙卷风。

为了躲避这股龙卷风,铁剑主不得不通过快速踩踏空气获得短暂的浮空感并向右侧漂移闪躲。

但为了防止这股强悍的银色龙卷伤及自己的士兵,铁剑主立即爆发了自己的王者之气,简而言之,就是铁剑主以银色龙卷的风眼为起点,用精神凝聚实体化出一股同样强悍的气流,反向扭转银色龙卷的风速流向,来达到消除银色龙卷的目的。用精神力凝聚出气流,没有王者的气概根本无法做到,而且银色龙卷属于风属性自然系的法术,用物理的手段强制抵挡需花费数倍的气力。

“呵!”黑羽鹏鸟轻咳一声,立即拔出了插在自己背部的飞刀,然后拍打翅膀,阻止了躯体的极速下落,并用黑翼交叉在胸前,向铁剑主发射了十几支乌黑发亮的羽毛。

那些乌黑发亮的羽毛如同十几颗漆黑的子弹,貌似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们。

铁剑主的身体立即变为了墨黑色,他要用自己的身体接住黑羽鹏鸟的致命一击。

据古籍记载,英勇之人在危机关头使出全力时,身体会因蓄力而变为刚玉墨色,然后身体就会异常坚硬,甚至刀枪不入,这种情况可以称为刚墨之御。这种能力也可以被运用于武器上,来提高武器的杀伤力和防止武器磨损,借此延长武器的使用寿命。

铁剑主的这种防御形态就可以被称为刚墨之御,这也是战士对付难以躲避的魔法攻击的最好手段。

而在地面上的士兵们都看呆了,这场惊心动魄的大对决可真是扣人心弦啊,他们没有丝毫战斗的意识,完全被激烈的战斗场面给吸引住了。

幸好天弓娅莉莎德拉和涂鸦使者在此,一周前被“招安”的涂鸦使者,好像并不会铁剑主那依靠飞快踩踏空气而获得浮力的浮空铲,所以他只能在地面上“看戏”。这时铁剑主肯定会想,“我都被他们给包围了,这五百多号人居然都在地上看戏!”

多亏天弓是远程攻击,她俯下身,把硕大的弓箭横架在腿上,向天空射出了三支金光闪闪的利箭,利箭斗折蛇行,旋转摆动着,如耀金色的奥术飞弹,不断地阻拦那些如子弹一样的漆黑羽毛,并在最后的几次碰撞中引发了一场不小的爆炸,洒下一片金色的粉末。

天弓的弓矢不仅运用了科技,而且天弓本人也略懂些魔法,可以让弓箭造成魔法伤害与效果。而铁剑主的远攻手段只有投掷飞刀,就算将飞刀用刚墨之御强化过,但要对付银翼鹏鸟的龙卷风或是黑羽鹏鸟的羽毛箭雨,仍未免略有逊色了些,看来,只有魔法才能对付魔法。

这场不小的爆炸属实震醒了昏迷已久的我,四肢还是那么的痛,虽然伤口愈合了些,不至于说是处处露骨,但被黑风撕裂的部位依然是千疮百孔。铁剑主此时可是腹背受敌,作为下属,我必须做点儿什么……可……我难道除了强悍的自愈能力,别的就不会了吗?

银翼鹏鸟再次向天鸣叫一声,不过这次银色的流光如骤雨一样哗哗而下,像水银一般晶莹,但又暗藏了祸源。随着银色光芒的扑洒,绿茵茵的草地变得银光闪闪,而且这两只鹏鸟正下方的草地开始变得透明,里面仿佛有着一大团白色的絮状物,正不断地聚拢,不断地蔓延。

与此同时,天弓的表情也凝固了,她好像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物体。而其他人早已乱作一团,他们正向四面八方逃散,不过其中有一人却淡定自若,我微微睁开鲜血打淋过的双眼,仔细观察那人,果然,此人气度不凡,绝不应该是什么普通的士兵,不过,都到这个关头了,他居然不闪不躲,也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不成……这家伙知道内幕!

地面上突然浮现出一个灰白色的馒头状物体,实在是大得离奇,跟座双层别墅差不多。“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馒头!”一路上全程划水的报幕员可算是吐出个泡。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大得离奇的馒头就是从草地的透明地带里出来的,那家伙应该也是黑羽鹏鸟的同伙。

铁剑主也倍感惊奇,心想强夺铁剑是不可能了,毕竟在空中不是这两只鹏鸟的对手,不如趁那白面馒头没站稳脚跟,直接把它给了解了。

黑羽鹏鸟突然对准了白面馒头,来了一个俯冲,那馒头洁白的面皮也在同一时刻裂出了一道嘴状的缝隙,并且朝天跃起,黑羽鹏鸟再松开它那灰黄色的爪子,缝隙也在同时扩大成一个血盆大口,铁剑就这样被白面馒头给硬生生地吞了下去,随后它又把那深渊巨嘴顺势收拢,一套动作完美地浑然天成。

“可……可恶!”铁剑主大声地咒骂道,他那原本顺利的铁剑收复计划,竟被一个大馒头给搅了!铁剑主拎起他那双沉甸甸的铁拳,充斥着浑身的血怒。只见铁拳瞬间变成墨黑色,挥舞之时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灰暗的残影。

可是那白面只是象征性地瘪一瘪,对付这种敌人,不使用利器可以说是毫无效果。

“哇……哈哈哈!”白面馒头诡谲地笑了,声音阴沉却又富有弹性,把刚站起来不久的锁匠吓得又瘫坐回了地上。

铁剑主对白面馒头怒喝道:“别以为我没了剑,你就可以在这里放肆!”说着拔出一把飞刀,汇集毕生的气力于刀光缠绕的刃尖。白面馒头也觉察到了什么,它的中心向下凹陷,蓄力的瞬间向外反弹,在铁剑主的飞刀突进前的一刻,一股雄浑的冲击朝他并涌出来。

铁剑主顿时感到无比的轻盈,气冲云霄般地扶摇而上。我望着铁剑主的身影愈行愈远,直至变成了天空的一个光点,不禁悲叹道:“就连铁剑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铁剑主可是能吊打涂鸦使者啊!”报幕员说:“呃,对了,涂鸦使者呢?”

说话间,远方的一个黑点,映入了我的眼帘。

可它毕竟距离遥远,而对付我们正上方的两只鹏鸟,才是当务之急。黑羽鹏鸟抖擞着翅膀,呼啦哗啦地释放几十支漆黑的羽翼飞弹,那些漆黑的羽毛排成一个离奇的阵势,然后冲向了逃亡的士兵们。银翼鹏鸟也也不甘落后,它用尽全力猛然扇动一下翅膀,立即随着羽翼飞出了两股银白色的罡风,这两股罡风拐出两道银色的轨迹,当它们聚集到了一起时,形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银色龙卷风。这次银色龙卷可是直奔我袭来的,如果不幸

目前,拥有与鹏鸟抗衡的只有天弓娅莉莎德拉了,她的眉头拧在了一团,嘴角一银愤怒而微微翘起。天弓射出了一支长达五六米的巨型弓箭,箭尖在射出的瞬间裂成了百八十个微小的银弹,箭身也幻化成一捆赤黄色的光圈,随着呼啸的风声,它们追踪着黑羽鹏鸟下的羽毛雨,在空中了发出一场又一场激烈的爆炸。

巨型弓箭的箭尾幻化成了一朵金色的莲花,花冠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花瓣背部喷涌着滚烫的火焰,如凤凰涅槃的火精灵,毫不犹豫地向银色龙卷发起了强悍的进攻。

当金色与银色相撞的瞬间,万物寂然无声,四周却离奇的静了下来,的确,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爆发,一瞬间金光耀眼,一股强烈的起浪击飞了两只鹏鸟,也拍倒了地面上的众人,一时间尘土飞扬,砂石也如雨点儿般地向下落。能够击飞一只二十多米的鹏鸟,恐怕只有十级以上的台风才能做到。虽然两只鹏鸟暂时被击退了,但天弓的法力消耗也极为严重,她开始气喘吁吁,不得不用硕大的弓矢拄着地面,才不至于扑倒在地。

这时,在旁边的白面馒头开始蠢蠢欲动,毕竟天弓也是个射手型的法师,若要与白面馒头那种接个导弹都不会有什么事的怪物硬干,结果可想而知。

我……终于站了起来,但……面对城堡一样的白面馒头,我该做些什么?我……什么也都做不了!

“那不是我们的将军吗!”

“唉!对啊对啊!”

“这下他死定了……”

“是啊,那么高……”

士兵们幸灾乐祸地对着天空来回比划,随后,我看到了半空中,“享受”着自由落体的铁剑主。

同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呜呜”声,那是驾驶着螺旋桨飞机的涂鸦使者。

铁剑主依旧神情自若,经一番踩踏空气后,他悬浮在了空中,之后直接跃进了涂鸦使者的飞机,一套动作也是完美地浑然天成。

居心莫测的白面馒头见状立即开始了行动,只见它跃起了十多米之高,如陨石坠地一样砸向了地面,升起的尘埃丝毫不亚于之前那场大爆炸。天弓虽然体力虚弱,但还是顺着地势滚出了几十米远,所幸没有伤到。

而我,依然呆呆地停留在原地,我为什么不跑?因为我看到了一只血红色的血蝙蝠,正在我的脑海里来回乱撞。它想要飞出去,像鹏鸟一样搏击长空,但却有着什么一直在阻拦。如斐,该作出个了断了!

一伸手,一只鲜红的血蝙蝠飞了出去,与其说它是从我脑海里飞出去的,倒不如说是,它是我的精神力实体化,是我凭借着意志与想象幻化出的生物。

我不知该怎么操纵它,但它好像很有主见。只见这只血蝙蝠飞快地环绕着城堡一样的白面馒头,血蝙蝠与它接触的时候不断传来了“咔嚓嚓”的声音,须臾,血蝙蝠消逝在了空气中,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召唤,能维持个十几秒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效果还是蛮显著的,只见白面馒头到处都是破损的裂痕,缝隙中不断流出洁白的面粉。

“嘻……吼!”白面馒头对自己那坚韧无比又极具弹性的躯体很是自信,可没成想居然被我,一个之前毫无战斗力的人给打破了。但毕竟白面馒头也是有点儿实力的,不然不会在这个地方来劫道。缝隙中流出的面粉开始逐渐凝结,居然堵住了它身上所有破损的裂痕,逐渐地,没有留下一丝被撕裂的痕迹。

看来可能是血蝙蝠过少了,如果不是一只血蝙蝠,而是一百只血蝙蝠呢,它们也可以形成一个龙卷风,形成一个血蝙蝠龙卷,呃……血蝙蝠之舞!……啊……啊啊……

一支穿过我胸膛的长刀搅乱了我的思考,长刀的尖端滴着血……而取代它们的却是,无比的麻痹感。一个声音低沉地说到:“一切都结束了,年轻人。”

我的脸色因痛苦而扭曲了,与此同时,铁剑主的脸色也聚变,他喃喃道:“人类背叛者的首领——堂狂耗!”

喜欢虚渺烟华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虚渺烟华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虚渺烟华最新章节 - 虚渺烟华全文阅读 - 虚渺烟华txt下载 - DQD洛洺的全部小说 - 虚渺烟华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超级吞噬系统神魔圣血不死战神箭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重生之绝世武神神话纪元修罗天尊极限神魔醒者传说混沌圣尊生活系修道最强剑神系统垂钓之神绝世武神不灭武尊圣武星辰天地霸体诀异世傲天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帝霸斗破苍穹武动乾坤重生原始时代极品神印少主剑道独神
完本推荐: 九重紫全文阅读斗破苍穹之万界商城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武神天下全文阅读我靠红楼在现代发家致富[穿书]全文阅读盛唐血刃全文阅读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全文阅读开艘航母去抗日全文阅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贴身兵王全文阅读穿越从山贼开始全文阅读超时空垃圾站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超级学神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神机械师不灭战神恐怖修仙世界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小阁老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永恒国度位面宇宙荒野王座这个游戏不简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末日轮盘永恒圣帝首富小村医嫁偶天成龙图案卷集·续超维术士寻宝全世界精灵之虫王崛起巨门卷影视世界当神探绝代名师养鬼为祸少年大将军都市最强修真学生九幽天帝鲛人泪之画地为牢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逆天神医妃超级丧尸工厂

虚渺烟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虚渺烟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虚渺烟华txt下载手机版 - DQD洛洺的全部小说 - 虚渺烟华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