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娇娘医经 >> 第604章 礼成

“来,殿下快坐吧。”

妇人的说话声在室内响起,四周的说笑声也随之涌涌而来。

程娇娘垂下视线,眼角的余光看着晋安郡王由内侍搀扶着坐到她旁边。

有两个婢女捧来托盘。

“因为殿下的身子,所以咱们就不闹洞房了,饮了合欢酒就礼毕了。”全福人说道。

婢女们半跪下捧起托盘。

程娇娘伸手拿起酒杯,晋安郡王也伸手拿过,屋子里的人都笑嘻嘻的看着。

程娇娘转过身与晋安郡王面对面,晋安郡王伸出手,程娇娘从手臂中环过,当要饮酒的时候,她的手微微回伸,手背贴住了晋安郡王的酒杯轻轻的敲了敲。【注1】

半臂的距离,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气。

程娇娘微微的摇摇头,晋安郡王看着她微微的点点头。

这不过是一眨眼的动作,众人再看时,程娇娘已经仰头饮完了酒,晋安郡王则只是抿了抿酒杯。

“好了殿下,快些回去歇息。”内侍再也等不得了,立刻说道。

不待晋安郡王说话动作,不由分说要搀扶起来,却身形一顿。

“来人。”内侍转头唤道。

门外进来两个内侍。

“轿子在外边呢吧?”内侍问道。

两个内侍点点头。

“扶殿下回去。”内侍便说道。

两个内侍便忙左右过来。

程娇娘站起身让开,看着二人搀扶晋安郡王慢慢的走出去了。

“夫人,奴婢告退了。”内侍对程娇娘说道。

程娇娘点点头,内侍这才走了出去。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那,那夫人歇息吧。”全福人最先反应过来,忙笑着招呼大家,“我们就告退了。”

众人便又凌乱的说了几句吉利话就退出去了。

“….还以为好了呢…”

“…怎么会…一个内侍都搀扶不起来了…还装出样子唤其他人进来…..”

“…..刚才那一瞬间真是吓到我了…”

“….你们看到没?殿下的脸都僵了…这要是喜事变成丧…”

“…啊呸呸你可真敢说!”

门外廊下的婢女和半芹看着低声说话离开的妇人女子们,对视一眼,都看到各自眼内的惊骇,立刻转身推门进来了。

屋子里程娇娘正对着铜镜要摘下凤冠。

“娘子,我们来。”她们忙说道。

程娇娘便坐下来由她们伺候。

“娘子,没想到郡王会亲自来拜堂呢。”半芹迟疑一下,说道,带着几分期盼,“是不是他身子好了?”

当看到晋安郡王穿着喜服出现的时候,半芹真是喜极而泣。

虽然晋安郡王是坐着轿子来的,而且被两个内侍搀扶着走向轿子,被搀扶着引着娘子一步步的拜堂,但这就够了,对于女子来说一辈子最重要的大事啊终得圆满。

“没有。”程娇娘答道。

没有半点的含糊。

半芹的心顿时忽悠悠沉下来,解钗环的手也忍不住发抖。

“可是有娘子在,总会慢慢养好的。”婢女忙笑着说道。

半芹便期盼的看着程娇娘。

程娇娘还没说话,郡王府的侍女送席面进来了。

从早晨到现在,三个人都是滴水未进,白日里一颗心提着也不觉得如何,此时婚礼终于超乎预料的圆满结束,一口气松了只觉得饥肠辘辘眼冒金星。

“别的事都先放一放,吃饭事大。”婢女说道。

半芹点点头。

“先吃饭,然后娘子洗漱。”她说道。

“还有问问咱们随身带的箱笼在哪里,把娘子惯用的都摆出来。”

“我知道我看着呢就放在东次房里。”

外边夜色渐浓,门窗都开着,夏日的风悠然而进,屋内琐碎的话语随风散开。

郡王府的宴席已经散去。

站在郡王府外,上马的周箙忍不住又回头看。

“周公子。”

陈夫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我看我还是去程家一趟吧。”

周箙忙整容过去施礼。

“夫人劳累几日,快些回去歇息,这里的事我会回去给..范大哥大嫂们说的。”他说道。

陈夫人难掩倦意的脸上浮现笑容。

“不管怎么说,殿下能自己来拜堂,可见是好转了。”她说道。

周箙的脸色犹豫一下。

当时看到晋安郡王坐着轿子出来,他也有些惊讶,虽然看上去脸色很不好,但还是能被内侍搀扶着站起来走动。

可是后来席面上传的话可就不怎么好了,以至于无人吃喝,只顾着低声议论,到最后连晋安郡王昏厥在新房里的话都有了。

虽然后来他找人问了半芹,半芹亲自来回话说并没有才稍微安心。

“你也别担心,有娇娘在总能调养好的,再说他这又不是病….”陈夫人看着周箙的脸色忍不住说道。

不是病,才最可怕,病能治,命却难治…..

周箙低头应声是。

喧闹的晋安郡王府前随着车马的离开而恢复的安静。

程家里随着周箙等人回来而变得热闹起来。

“…送嫁送的热闹,那些人写的两张足有百丈的字都送进去晋安郡王府了…..”

“虽然说写的并不是多么出彩,但能得这么多人落笔提字,就好像…就好像那青天大老爷得了万民伞一般。”

“是啊,所有人都围上去看,都没人看嫁妆…”

这话让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

“看什么嫁妆。”黄氏抹泪说道,“我们家娇娘就是天大的珍宝。”

“大娘子,郡王也亲自拜堂了。”两个妇人欢喜说道,“亲自,从引着下轿子一直挑了盖头喝了交杯酒,都是自己来的。”

听到这里范江林也端起一碗酒喝了,眼中难掩欢喜,抬头看对面的周箙神情木木。

“周公子。”他开口唤道。

周箙没有反应。

“周公子?”范江林再次提声喊道。

周箙这才看过来。

“周公子,也累了好几天了,快些歇息吧。”范江林说道,一面想到什么,“不如就在这里住一晚吧,你回去也是一个人。”

周箙摇摇头起身。

“那我先走了。”他说道。

范江林和黄氏忙亲自送出去,看着夜色里年轻人骑马慢慢而去。

“也是…怪可怜的…”黄氏忽地忍不住说道,“其实,这孩子也不错…”

范江林没有说话,看着周箙的背影,忽地让门房去取一壶酒来。

“做什么?”黄氏忙问道。

“我出去一趟。”范江林说道。

黄氏抬头看看天色。

“天黑了,况且又累了好几天了,要去哪儿?”她一叠声的说着,范江林却已经拿着酒壶骑上马得得的走了。

夏日夜晚街上比白日还要繁华热闹,范江林沿着河边大街径直出了东城门,出城几里地后热闹喧哗都消失了,四面茫茫的夜色笼罩,夏虫夜鸟的叫声此起彼伏。

范江林撩衣席地坐下,将手中的酒壶打开。

“弟兄们,给你们送酒送的晚了些。”他说道,“哥哥我先自罚三杯。”

说罢仰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你们喝酒吧,我和老三说几句话。”

范江林笑着,将手中的酒壶往一旁一抛,酒壶跌碎在地上,浓烈的酒气瞬时散开,他的眼前似乎响起弟兄们的笑闹争抢声。

范江林再次咧嘴笑,又看向眼前的墓碑。

“老三。”他说道,“她不难过,你放心。”

说完这句话墓地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你也别难过。”

似乎过了许久,范江林喃喃说道。

夜色越来越浓,大街上的人也渐渐的散去,除了经营宵夜的外摊铺都收了,在后走的腿都麻了的小厮再忍不住上前。

“公子,不早了,回去吧。”他说道。

“这不是正往回走吗?”周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说道。

小厮咧嘴。

可是,这都走了半个城了要…..

“公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你也累好几天了….”他说道。

“谁心里不好受?”周箙顿时更没好气瞪眼喊道,“我不过是想要随便的走一走。”

小厮讪讪点头应声是不敢再说话了。

周箙抬头看了眼四周,带着几分这是哪里的迷茫一刻。

“回去吧。”他闷声说道,翻身上马。

远远的看到周家的宅门,小厮心里松口气,总算是回来了,念头才起就见前方的周箙又猛地勒马,还没等小厮反应过来,人已经跳下来,径直冲路旁扑过去。

出什么事了?

一声闷哼,秦弧倒在地上,看着周箙再次挥来的拳头,他却没躲,而是笑着,手里握紧酒壶。

周箙狠狠的打了几拳,看着倒在地上只是笑的秦弧。

“你想干什么?”他咬牙吼道。

秦弧有些费力的举了举手里的酒壶。

“喝酒啊。”他笑道,一面说一面扬手将酒壶对着自己倒下来。

酒水在脸上跌落,打湿了衣襟。

周箙看着他,抬脚重重的又踢了一下,转身就走。

“六郎。”秦弧在后喊道。

周箙脚步停了下。

“要不要一起喝酒啊。”秦弧躺在地上看着他,举着手里的酒壶说道。

周箙回头看了他一眼。

“她说,她信你的话。”他忽地说道。

秦弧哈哈笑了。

“我知道,我知道她信的。”他说道,脸上水泽闪闪,不知道是酒水还是泪水。

周箙看他笑了笑。

“她信的是她自己,不是你。”他说道,说罢转身迈步。

“周六!”

秦弧的声音在后传来。

“喝酒也不行吗?”

周箙脚步再没有停顿大步而去,身后小厮赶马跟上。

夜色里周家的门打开又关上,大街上恢复了安静,秦弧躺在地上慢慢的将酒壶再次倾倒下来。

“喝酒也不行吗?”

“送贺礼也不行吗?”

“什么也不行吗?”

“再也不行了吗?”

“就跟做梦一样。”

“这一切,只是个梦吧?”

是梦!一定是梦吧!

酒壶的酒倾倒光了,秦弧举着晃了晃,似乎因为酒水没了,怒吼一声,将酒壶狠狠的摔了出去,碎裂声在大街上回荡。

“我…有…一副画….”

“美人…为我…作….”

“葡萄..美酒…贺得意….”

“..有美人兮…见不忘…”

支离破碎或笑或念的长吟短叹在夜空里散开。

院子里的周箙抬头向外看了眼,举起面前的酒壶仰头而饮。

“…一日不见兮….思如狂…”

“长相思兮….长相忆…”

“短相思兮…无穷极..”

夜色深深,从净房出来,谢过两个婢女并谢绝她们再次伺候的半芹迈进屋内时有一阵恍惚。

原本的八盏灯已经撤去,只留下两盏,那些琐碎凌乱花哨的装饰也撤去,窗前摆上了几案坐垫,墙上挂上了长弓,四足凳,熏炉….

半芹忍不住揉揉眼。

几案前依着凭几看书的女子看她一眼。

“怎么了?”程娇娘问道。

半芹这才回过神。

“娘子,我还以为做梦呢。”她喃喃说道,又笑了,“还以为是在咱们家里。”

“是在咱们家里啊。”程娇娘说道,目光重新落回书卷上。

家里…

是啊,这里以后就是娘子的家了。

娘子在的地方就是她们的家,家,自然都一样。

半芹眼睛里的笑意满溢,疾步过去给程娇娘斟茶。

“娘子,果然要看书啊?”她笑道,“累了一天了,早些睡吧。”

程娇娘嗯了声。

“我看完这一篇。”她说道。

半芹便去整理卧榻,看着大红的双人枕被,迟疑一下,刚要收起一套,就听的外边一阵嘈杂。

“出什么事了?”她吓了一跳。

侍卫们虽然都当作家中的下人跟来了,但郡王的内院他们还进不得,尽管这是郡王府,但半芹还是忍不住心跳加快。

“娘子。”婢女也推门进来了,面色有些惊慌,“殿下过来了。”

这个时候过来了?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卧榻边的半芹脸色刷的白了。

那些妇人们低低窃窃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而且娘子也说了殿下还没好…….

该不会真的不行了,所以要娘子来救命了。

半芹只觉得腿一软,坐到了卧榻上,手里抱着的枕头跌落下来。

****************************************

注1:古代交杯酒不是这样喝的,这里是为看着好看所以这样写了,抱歉抱歉。

今日二更。晚上要晚一点。先去开会回来改错字。

谢谢:圈圈1、伊丽沙、炎骑士、lulubobo、Tabalgin和氏璧,林宸_如梦的财神罐,云芳菲、tycheqing、露纳啦啦的桃花扇,玄香太守、秦津、Alice梦游、夙沙铭霜、消夏陆、狼筱筱的香囊,以及所有的后台能看到名字的平安符打赏。(截止更文时)

已修改不占正文字数

喜欢娇娘医经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娇娘医经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 - 娇娘医经全文阅读 - 娇娘医经txt下载 - 希行的全部小说 - 娇娘医经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综]一梦一穿华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吉时医到盛华空间之丑女种田记农家悍妻:相公宠翻天侧福晋日常(清穿)天宝伏妖录天字嫡一号农家小皇妃腹黑小狂后邪王宠妻无限:逆天三小姐天下无双(重生)佛系少女不修仙宠后之路空间小农女药田种良缘庶女攻略半路杀出个侯夫人妙偶天成一世倾城[综]信长独奏曲.重生之旺妇家有悍妻怎么破一品容华
完本推荐: 司令夫人全文阅读巫师亚伯全文阅读仙界科技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无敌兑换全文阅读超级卡牌系统全文阅读七零之炮灰小娇妻全文阅读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全文阅读透视高手全文阅读末世之无尽商店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三国第一军神全文阅读绝世神医全文阅读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末世之异能觉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吾家娇女诸天万界神龙系统低配版系统主神冷宫娘娘有喜啦八零甜妻萌宝宝最强妖孽特种兵王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道界天下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万兽朝凰带着农场混异界斗天武神金凤华庭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武炼巅峰妖龙古帝战气凌霄魔门败类太平客栈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十方乾坤龙皇武神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星霸体诀恐怖片场猛卒麻衣神算子世子轻狂,太傅撩人探虚陵现代篇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娇娘医经最新章节手机版 - 娇娘医经全文阅读手机版 - 娇娘医经txt下载手机版 - 希行的全部小说 - 娇娘医经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