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清华小说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 第四章

商积羽和小深盘膝榻上,他手触银环,为小深解禁。

这驭灵环看上去普通,却必然耗费了大量精力,看来小深可能真的是蛟。蛟属已经是世上血脉最接近龙的水族了,也出了威名赫赫的修者。小深孤身流落在外,也不知究竟为何。

商积羽的师父不但能打,亦是炼器大师,他身为弟子,岂有不通之理。灵气流转探查,手法虽然陌生,但好歹找到头绪,有了些许进展。

但日落月升,却是不得不停下来了。

“今日先到这里。”他眉眼淡漠,竟是不知不觉中,已换了一个。

到了夜里,就该颠倒一下,由小深来助他了。

虽说这样延长了至少一半以上时间,可仍是比其他人来解要快上很多了。

小深暗喜,小心翼翼打理着失而复得的那一点点灵力,而且脚也不软了,他很满意。

“太阳落山了,那我们躺下来吧,我喜欢躺着盘。”小深说道。

商积羽:“……”

应该是想多了,小深不了解人族语言。什么话在他嘴里,总是失了几分本味。

商积羽神色间有些迟疑,这件事并非他索要来的……是他也不是他。

小深见他不语,“盘不盘?不盘我……”

就去外面溜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他水的下落了。

小深原本和商积羽对面盘膝而坐,手撑榻正要起身,一只温玉般的手竟悄无声息握着他的脚踝,叫他一下栽进商积羽怀里。

商积羽垂眸,他方才完全是下意识的,就像见到小深后,紧紧攥着他。

口是心非,他自然是需要小深的。

少年柔软的身体坐在他怀中,后背紧贴着他的胸膛。

商积羽叹息一声:“……就坐着罢。”

坐着多不舒服?但小深还是愿意满足这个自己比较喜欢的商积羽。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又觉得其实也不错,屈起赤着双足,整条龙缩进肃然端坐的商积羽怀里。

.

鸿濛殿

谢枯荣歪歪坐在椅子上,掌管宗内一应事务的执事们分列其下,有执事道:“宗主,前日选的主翰,才进书林,就被赶出来了。”

“又赶出来了?”谢枯荣只觉得头又要疼起来了。

羽陵宗书林有藏书如海,道法秘籍万千,也需人管理,称之为主翰。

凡任主翰者,必须是精通文墨,知识广博,修为也不可能太低。

上一任主翰三年前陨落了,他们便着手选新的主翰,只是,主翰这个职务有些特别,不是想选谁就选谁的,连谢枯荣也不能一人决定。

这都陆续选送了十来个人,都没能成功做成主翰。

诸位执事也都觉得无语,照例,各自又拟了几个名字,交给谢枯荣。

只得是如此了,再挑拣挑拣,不知何时能成功。

“难道我羽陵宗,满宗门还选不出一个主翰了。”谢枯荣闷声道,那岂不是可笑。

一位执事道:“说到这个,宗主,听陈确说,您昨日出山,带回来一名灵力低微的水族,而且这水族还不识字?”

陈确是专管常住事务的,一应人员流动,无论门内编外,他都监察归单,记录在册,此事谢枯荣的确让道弥报给他知晓了。

谢枯荣:“……”

他就知道,会广为流传。

羽陵宗进了个文盲,不是什么天崩地裂的大事,但足以叫大家津津乐道一阵时间了,毕竟是头一遭。

其他尚未听说的执事,也惊讶起来。

“什么?不识字?为什么会不识字?”

“这,这是上哪找来的!”

“你说的这个小深,到底有多没文化……”

大家都好奇,谢枯荣为什么会带回来一个文盲,关注点竟是都集中在这上头了,连灵力低微都顾不上,好似也比什么主翰人选要更吸引人。

谢枯荣也不好说出祖师遗命,再则,祖师也未让他把小深带回来啊。

谢枯荣含糊地道:“多大点事,已经叫道弥带小深识字了!”

.

碧峤峰。

一夜过去,商积羽仍是整整齐齐一个,在他身上,则是七手八脚缠着他的小深,龙盘虎踞嘛。

数百年,商积羽也未同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少年是头一个。

夜里未点灯,一室黑暗,商积羽又闭着眼,失去了视觉,但他能嗅到少年身上淡淡的水汽,湿润微甜,反而在脑海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记。

少年的呼吸,就像潮汐一样,缓和有规律,让他体内的灵力平静乖顺起来。

小深睁开眼,看到板板正正的商积羽,立刻明白还是那一个,笑嘻嘻地道:“可以起来啦?”

商积羽虚扶着小深坐起来,手掌和小深的腰分开时,淡淡的怅然若失袭上心头,“……嗯。”

“我和道弥约好了,今天去识字。”小深对商积羽说,“还是去昨日落舟那里等他?”

商积羽:“你说绾龙台?不错。”

小深:“…………”

商积羽看他欲言又止,无奈地道:“……从前叫寸斜台,是他改的。”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商积羽的另一面。

再给你记上一笔……

果然不是好人。

小深郁闷地道:“算了,我走了。”

他转身往外走了几步,忽觉不对,脚步声似有重叠,回头一看,才见商积羽竟跟着走出来,顿时欣喜地道:“你也去看书嘛?”

商积羽看他喜形于色,微愣,随即一笑。

“不去……你早些回来。”

他只是不知不觉又跟着小深了,甚至说完后,才发现自己还说了句如此儿女情长的话。

只是小深全然没发觉,大概对人言本来也不敏感。

“知道!我就去应付一下!”什么识字不识字的,当然是解开禁制和找水重要,小深压根没把那当回事,糊弄一下罢了。

道弥如约乘着小舟来接小深,只见他又换了一身衣裳,这次是师叔祖的穿衣风格,但那玉带还是原来那一根,而且健步如飞,和之前的软脚模样大不相同。

看来灵力虽然低微,气力倒是不再那么虚了。

想小深哥刚出现时,身上只一件破衣烂衫和这玉带,恐怕这就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的私物了。

书林并不在山上,而是一大片浮空的平地,上有巍峨建筑,牌匾上写着几个铁画银钩的大字……不过小深不认识。周围离垢河环绕,平平看去,真是浮岛一般。

“这是不动地。”道弥介绍,这里停了许多小舟,无论何时,羽陵宗,书林总是最热闹的。

道弥在羽陵宗长大,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方寸祖师东游,到达羽陵,遇到鬼修长恩,正在曝书,文山书海,卷帙浩繁……”

小深打断他:“卷什么?”

道弥:“就书籍册页浩大而繁多。”

“哦,”小深嫌弃地道,“你说书挺多就够了。”

道弥很委屈,啊,小深哥的知识就和他的口袋一样贫瘠。

道弥也不是故意的,很多词对道弥来说,就是日常用的,他也没法具体想象小深有多无知啊。对羽陵宗的人来说,认识一个成语是文盲,认识一百个成语也是文盲,差不多不大。总有遗漏之处。

道弥改口道:“那书多得像海一样,祖师惊异长恩以鬼身,宁愿被烈日灼烧,也要晒书,一片爱书之情,于是留下助他晒书,整理藏书。

“后长恩飞升,据说成了司书之神,那些书也都留给了祖师。其中不但有人间学问,更有长生大道。真人阅尽藏书后顿悟,羽陵讲道,成五千年绝学!

“听道者纷纷拜入门墙,就此开宗立派,指地为名,是为羽陵宗。羽陵传人,也莫不爱书,当年修书林放藏书,后来也会不断将新书加入,无论是人间经典,还是道法典籍。

“这里,就是人间最全的藏书之地。越往里,内容就越高深。”

道弥将小深带进书林第一层,这里极为安静,但在层层书架间,却有起码数百人,或穿梭期间,或静坐阅读。

道弥的声音也放小了一点,“这里有本门弟子,也有外派来求学的,不看令牌难以分辨,不过咱们本门弟子爱穿白色。现在人还算少的,主要是管理书林的主翰职务空悬,深处一些地方,没主翰的允许不让进,有些典籍也必须是师长和主翰都点头才能出借……反正,主翰不在挺麻烦的!谁也没想到,会悬置三年呀。”

再多的,道弥就没细说了,反正文盲小深哥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

他哪知道,他这嘴一天到晚叭叭不停,小深从白衣那里就没听进去了……

小深心说,都没有商积羽穿得好看。

果然是人间最全的藏书之地,连小儿学字的入门级书籍都有,道弥翻找了一本,寻了个角落坐下,“小深前辈,现在我教你认字。先认你的名字吧。”

“深,从水。”桌上自有任意取用的笔墨,道弥提笔写了个“深”字。

“好,我记住了!”小深看一眼。

“那咱们再从基本的学起,天地人……”道弥总觉得小深哥态度有点敷衍。

小深本想说今天就够了,忽然想起什么,又道:“等等,你先教我两个字。”

他也摸起一支笔,敲了敲桌面,深沉地道:“‘还债’怎么写?”

道弥:“??”

道弥觉得奇怪,干嘛学这俩字,但还是提笔写下。

小深如获至宝,说道:“今天有些乏了,就到这里吧,回去了。”

道弥:“?!不好吧!”

果然不是错觉,非常敷衍。

小深站起来,“有什么不好的,我看到字儿就头晕得很——”

他忽然住口,好像看到什么黑点从书架间闪过,定睛细看又没有了,甚是奇怪。

到底什么玩意儿,小深想什么就做什么,扒拉着书架,就要爬上去看。

“这是在做什么,有这样拿书的吗?”一道陌生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小深回头低眼一看,是个白衣少年,凤目斜飞,好奇地看过来。

“玄梧子师兄啊。”道弥打了声招呼。

这位玄梧子师兄随意嗯了一声,只对小深道:“你,下来。”

小深也没看到黑点了,跳下书架。

这么一跳下来,身形也显得更娇小了,玄梧子这才看清楚他的脸,低头道:“你不会,就是昨日宗主带回来的小妖吧,倒是活泼……”

小深瞥他一眼,察觉到语气中的逗弄,高傲地转开头。

虽然不太能听懂人话,但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就是以前他逼乌龟跳舞时的语气。

“不理我?哼哼。”玄梧子也是羽陵的杰出人才了,只可惜不太高,所以见到娇小的小深,话都更多了,“爬上去找什么书?下来我帮你拿。”

少年柔弱无力,灵力又低微,怕是拿上头的书都不方便。虽说是要帮忙,但怎么听怎么带着戏谑。

“师兄今天这么热心?拿不到不干你事吧。”道弥和他关系可谈不上好,玄梧子平日甚是倨傲,这时坚决站在小深哥这边,凉凉地道。

“怎么不干我事?”玄梧子闲闲道,“这主翰在选,我也是候选之一,已报给宗主了。说不定,以后这里每本书……都干我的事。”

道弥心里一惊。

玄梧子他年纪也没多大,已是听雷境(第五境),到这一境,可以开始精练各位法术了,因为还要度雷劫,所以才叫听雷。玄梧子是各种佼佼者,又有过目不忘之能,以这般年纪,入选名单,不管当没当上,就已经是很大的认可了,所以玄梧子才得意说出来。

但道弥是几代都在羽陵长大的土著,即便是外门,也自有些傲气,嘴上还是不服输地“哼”了一声,但也没那么不客气了。

没想到还有比道弥混不吝地。

小深骄傲地道:“那又怎么样,我不识字!”

哪本书他都不借!

玄梧子:“……”

道弥:“……”

玄梧子也被小深这个自豪的表情和震撼的内容惊住了,“你说什么,你不识字?”

他这时才去注意,桌上的确写着天地人之类简单的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是文盲!是羽陵地区罕见的文盲!

玄梧子喃喃道:“我还从未见过不识字的人……你多大了?怎么不识字的?”

他越看越觉得稀奇,恨不得好好研究一下,如何不识字还能进来的。

“玄梧子师兄!”道弥语重心长地道,“你就不要母鸡孵小鸭了!”

还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就算小深哥不觉得羞赧,但他这个负责给小深哥扫盲的人压力也相当大啊。

小深真情实感地追问:“什么意思?”

道弥:“多管闲事!”

小深感受了一下人族语言的奥妙,哈哈哈大笑起来。

玄梧子:“…………”

道弥这德性他是早见过的,但这个小水族……追问的语气真诚得不得了,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三人气人,被小深衬托出了十二分!

——这就是玄梧子误会他们了,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过玄梧子气极反而失笑,觉得若和他们相争,显得自己欺凌弱小,这俩一个才过玄关(第三境),另一个更惨,不知道到没到涤初境(第二境)。

他重新端起架子来,骄气地道:“那好好学,总有‘干你事’的一天,待你多看几本书便知道了。欲知万载事,全赖古人书!”

说罢潇洒地拂袖而去。

玄梧子走得也没太远,还能隐约听到那小水族不但没被他帅到,反而在说:“胡说八道,这人真没文化!”

一万年前他还能不知道什么样么,看什么书。

玄梧子:“???”

……不行,忍住!真名士不能回头看吵架!

玄梧子走了没多久,小深没学几个字,随意抓个借口,嚷着学人族文字有几率和玄梧子一样讨人厌,拿着写了“还债”两个字的纸就往外跑。

道弥叫苦,本来他只要打打杂就行,谁叫小深哥不识字,为了羽陵宗的名声,他必须把小深哥教会,否则没法和宗主交代,没想到小深哥居然还不配合,任务一下变重了。

小深跳到小舟上,小舟无风自动,“不学了不学了,别来找我了!”

道弥:“不行!你快回来!”

玄梧子正在另一只小舟上,本已飘出去一段距离,见状高声道,“道弥,师兄来助你。”

哈,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非要趁机吓唬吓唬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不可。

道弥哪能看不出来,恼道:“干你何事!”

他把法器祭出来,乃是用自己羽毛求长辈帮他祭炼的。

玄梧子怎会怕,他们境界可差着好几层呢,但也故意祭出自己的法器,乃是一柄法尺,见风就长,莹润如玉。

但道弥见了就知道,这质地看着温润如玉,实际上是玄梧子前些年在宗内小比胜了,宗主赐他的珍宝。此物出自深海,坚硬无匹,也正因唯独深海有,甚是难得,据说上古龙族都用来筑巢,足见珍稀、厉害之处,当时可羡慕极了旁人。

如此宝物,花了玄梧子几年时间,看来终于将其炼化成法器了,因为太难炼,也没做什么花哨的外形,直直方方。

玄梧子并指一挥,法尺就飞起来,悬在上空,他对小深道:“逃学可不好,师兄今日就教教你做人。”

小深:“我干嘛做人??”

玄梧子:“……”

他也自觉有误,讪讪一笑,索性不说了,法尺疾飞向小深,他这白海砂做的法尺,乃是最近的新宠,有事没事都要拿出来炫一炫。

他几乎可以想象,单这么疾飞至小妖眼前,再疾停下来,乍起乍落,就能让小妖双腿无力地坐下来……

不是夸张,要是寻常低微修者,但是这法尺的煌煌气势,就能吓得他们道心狂抖了。

小深眼见一物飞过来,下意识抬起手来挡了一下。

玄梧子没想到他不避反而伸手,气性如此之大,脸色一变,迅速收回法尺。

可小深速度也不慢,柔嫩的拳头已碰到法尺,法尺上便自接触那一点丝丝缕缕向四周绽开了蛛网般的裂痕!

道弥、玄梧子:“????”

玄梧子收回法尺拿到手里,上头更是掉下几粒碎屑,昭示着再晚一点它就要粉身碎骨……

匪夷所思,娇弱可人的小深,用白嫩的手,把他的法尺,锤,裂了。

——为何说龙族不爱谈境界,也不便谈境界呢?

境界是人族定的,哪一境炼心,哪一境炼体。可是龙族,生来便有巨力,龙鳞之坚,更是世所罕见。

小深只是被束缚了灵力,龙身还在,别看修为低得只剩一、二境,跨境打砸个法宝不跟玩儿似的,这属于天赋……

别说他抬手了,就是站在这儿让玄梧子砸,以他修为,也磕不破小深的龙鳞啊。

他恨得想捶胸顿足,难怪修为如此低微又不识字,宗主也会带回来啊!肉身竟是如此强悍!

到底是个啥,有壳,绝对是有壳的!

此刻,一道流光自山边袭来。

能在这周遭飞行的,地位都不一般。

玄梧子向上看去——

白衣青年负手悬于空中,猎猎风中,墨发飞舞。实在巧,也是擅长跨境斗殴之人,只是这位是成名以来,以逆天跨境杀修者创下赫赫凶名小师叔祖商积羽。

玄梧子因为惊讶商积羽的出现,都没那么心痛了……

商积羽面无表情看来,“何事?”

道弥下巴都要惊掉了,他刚才一急,大着胆子传音给了宗主和师叔祖……不想师叔祖竟真来了,还来得如此快,转瞬即至。

小深则指着玄梧子道:“他拿东西打我!”

抱着法尺的玄梧子:“………………”

※※※※※※※※※※※※※※※※※※※※

在吗?投资者们

既然都撒花了,再追加一点营养液吧,零风险百分百本息保障!

喜欢修真界最后一条龙请大家收藏:(www.qhxs.org)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清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最新章节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全文阅读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清华小说

猜你喜欢: SCI谜案集(第一部)心有猛虎嗅蔷薇在星辰中浪[星际][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小白脸终极一班续之雨后添晴红楼多娇[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爱财如命SCI谜案集(第三部)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打死我也不上天道医小甜饼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龙图案卷集网王之中国魂快穿之娇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地府全球购SCI谜案集(第二部)网王之萝莉变御姐无限建城
完本推荐: 巫师亚伯全文阅读炮灰与白月光(快穿gl)全文阅读轮回修真诀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九重紫全文阅读回到山沟去种田全文阅读总裁撩心:豪门甜妻乖乖宠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快穿)你是我的全文阅读[综]再揪我尾巴咬你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美梦时代全文阅读农门俏娘子全文阅读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全文阅读天价前妻全文阅读网游之三国超级领主全文阅读蜀山剑宗系统全文阅读都市极品仙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联盟之从外援开始大荒神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小阁老异能小神农一世倾城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浴血指战员一品修仙极品全能学生军婚蜜恋在八零凌天战尊神医凰后重生之都市狂仙文娱从旅行开始少年大将军明天下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首长夫人这职业帝神通鉴都市剑说修罗武神超级丧尸工厂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漫步在武侠世界逆天神医妃毒医娘亲萌宝宝影视世界当神探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最新章节手机版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全文阅读手机版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清华小说移动版 - 清华小说手机站